[超短篇]梅丽没有朋友

随心而作的文章,试着去模仿怪谈风格。

校园的角落有一个钢筋架构的迷宫,终点是一片广阔而荒凉的密林。若是继续沿着依稀可见的小道前行,会发现树木之间孤零零地立着一栋老旧却洁净的教学楼。在校园的传说里,这栋怪异的楼房中有一条纯粹黑白的走廊,居住其中的嫉妒色彩的恶灵会将过路人的眼睛挖出,往眼眶中灌注水泥,让他一辈子什么也看不见。

“当然,这不过是他们不来的又一个理由而已。”白衣黑裙的少女自言自语,大踏着步进入走廊——即使是视线失去了彩色,也面不变色——毕竟是第二次来了。

“哒哒。”像是打泰拳一样握住拳头,进攻性地短促敲击。

“请进。”

她决定做个恶作剧,于是推门后开口说:“小泉同学…”。

“Maribel。玛丽贝尔(汉语)。マエリベリー。 марибель。选一个。不许叫我小泉灵子。”紫色连衣裙的少女放下画笔,扭头看去,“怎么了吗?…嗯…你看我,又忘了。”

“莲子,宇佐见莲子。”

“对,我就老是不记得。这次有什么事吗?”

“你不能读出来吗?我的心。”

“我对那种考试作弊的人没什么好感,对嘴上说着物理私底下寻着结界的人没什么兴趣。你二者兼备。综上所述,用数字化的表达,我对你的好感目前是负二十。”

“就不能宽容一点…那些知识入了我脑海,那可不算作弊!况且,我也遵守时空的条约,没有发表那些超常的未来知识。”

“我可不记得有什么‘时空的条约’,宇佐见中二。听着,要么委托,要么滚。”梅莉有些不耐烦,“这世界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。在这里,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,就算知道,法庭上也不够证据。”

“好,冷静一些。我来这里是给你报酬的。”莲子从从背包里抽出个快递,扬了扬。

“…你已经给过了。你来到这个世界上,就是给我的报酬。”

“不是说不喜欢我吗?怎么突然就告白了?”

“我没什么好说的。——不用给我东西,就这样。”

“这可是科黛帽!”

“别称暴徒帽。法国大革命时夏洛特·科黛用它干掉了马拉。”

“所以说啊!依照约定…”莲子从包里抽出一把十五厘米的厨房刀,“朝闻道,夕殒命。我已经满足了。”

 “这次是朝闻道。”梅莉摇摇头,“失败。太失败了。”

梅莉站起了身,没有理睬自言自语如何与知识殉葬的莲子,而是拿铅笔在一幅画上随手画了几笔,一团火焰就燃起来,没几秒就把绘画烧掉了。

回过头,“朝闻道”的莲子如别的莲子一样,变成了灰烬。

梅莉有些放下心来,回到孤独而寂寞的木凳上,给画作上准备敲门的少女加上了眼瞳。

“哒哒哒,小泉!哒哒哒,灵子!哒哒哒,梅莉!”

“Maribel。玛丽贝尔(汉语)。マエリベリー。 марибель。选一个。不许叫我小泉灵子。有什么事吗?”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Crestruction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crestruction.org/archives/c-works/1109/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